《房中之象》【文/归芜】

图片来源:pixabay

不请自来的象在不断长大。

人们逐渐适应了与象共生的生活模式。一些人学着照料象,将它当成一个温顺的大型宠物,与它互动。一些人发挥创意打扮象,同象合影,每天在社交媒体上更新,一部分人因此走红。一些人联系动物园,请求它们带走自己的象。

还有一些人选择无视这些象。他们沉默而隐忍,不再观察象,不再谈论象,仿佛同一个空间里,不存在庞大的异类在侵占他们的空间。仿佛,他们都意识到象代表着什么。

但没有人能够忘记象的存在,因为它们就在那里。

点击阅读更多

《马丁的礼物》 【文/游者】

图片来源:pixabay

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通常,这不是个好兆头。每天,店里往来的客人都很多,但大部分都不使用双腿走路。

“你觉得马丁今天会来吗?”我一边仔细地擦拭着机械手的油污,一边发问。手的主人前一天遭遇了车祸,他们送过来的时候,用的不是货车,而是一只大号的垃圾箱。我花了不少时间,才从里面勉强挑选出几件派的上用场的物件。

鹦鹉没理会我的问题,它悠闲地梳理着自己的金属羽毛。那些羽毛不知道被它用机油浸润了多少遍,此时此刻正在午后的阳光下弥散出一种奇异的七彩的光。

点击阅读更多

《梦境万花筒》【文/刘琦】

图片来源:pixabay

你有多久没做过梦了?这句广告语陡然响起,透过全息屏幕,传进他的脑海,他停下手势,不再切换。画面中,大数据合成的主播坐在虚拟演播室,侃侃而谈,嗓音悦耳,脸带迷人微笑。

到底有多久没做过梦了。他努力回忆,两年?两年半?也许更久,他一时记不起来。他是个作家,出道几年,颇有些成就,在论坛和读者群里,他常跟人自夸,自己最好的那些作品,都是在纷繁扭曲的梦境后一挥写就。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维持这种创作节奏,步步为营,直登上文学顶峰。可谁也没想到,两年前的一个普通夜晚,他喝完酒后沉沉睡去,醒来却发现再也无法做梦。

点击阅读更多

“桎梏”,从我们一出生就存在那了,无论如何挣扎也难以逃脱。可生命中最“纯粹”的价值,不正是这段不停地撕裂、重合,再撕裂、再重合的过程吗?我的牢笼,由我来救赎。